<tr id="6gass"></tr><kbd id="6gass"><optgroup id="6gass"></optgroup></kbd>
  • <sup id="6gass"><optgroup id="6gass"></optgroup></sup>
  • 黨群工會

    協商民主: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篇章

    發布時間:2014-09-25 瀏覽:1461

                            2014-09-23
    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成立65周年大會上的重要講話,著眼于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總目標,從全面認識社會主義協商民主是中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獨特優勢這一重大判斷,深刻把握社會主義協商民主是中國共產黨的群眾路線在政治領域的重要體現這一基本定性,切實落實推進協商民主廣泛多層制度化發展這一戰略任務三個方面,科學回答了社會主義協商民主何以必要、何以重要、何以有效等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踐和理論的新篇章。
      從保證和支持人民當家作主看協商民主何以必要
      人民民主的實質,就是人民當家作主。中國共產黨執政,不是代替人民當家作主,而是保證和支持人民當家作主,以實實在在的民主形式,在國家政治生活和社會生活之中,保證人民依法有效行使管理國家事務、管理經濟和文化事業、管理社會事務的權力。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人民是否享有民主權利,要看人民是否在選舉時有投票的權利,也要看人民在日常政治生活中是否有持續參與的權利;要看人民有沒有進行民主選舉的權利,也要看人民有沒有進行民主決策、民主管理、民主監督的權利。”選舉投票是人民的權利,包括民主決策、民主管理、民主監督在內的政治參與也是人民的權利,而且是必不可少的權利。要把“實現人民最廣泛、最有效的政治參與”作為最大追求,在我國,就要保障人民民主權利是持續行使,而不是一時一事的。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保證和支持人民當家作主,通過依法選舉、讓人民的代表來參與國家生活和社會生活的管理是十分重要的,通過選舉以外的制度和方式讓人民參與國家生活和社會生活的管理也是十分重要的。”選舉民主是人民通過選舉出自己代表進行授權委托參與國家和社會生活的管理,是間接性的而非直接性的政治參與。而且選舉民主具有階段性的特點,用政治學的術語講是一種起點民主或斷點民主。由此就會產生在投票之后或非選舉期間人民如何行使權利問題,也就是習近平總書記所指出的“人民只有在投票時被喚醒、投票后就進入休眠期”的問題。協商民主則能使人民持續而直接地進行政治參與。
      從堅持貫徹黨的群眾路線看協商民主何以重要
      “一切為了群眾,一切依靠群眾,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的群眾路線,是黨的生命線。社會主義協商民主,是黨的群眾路線在政治領域的重要體現。回顧中國共產黨的歷史和新中國的歷程,我們之所以能夠取得事業的成功,靠的是始終保持同人民群眾的血肉聯系、靠的是“跟人民商量辦事”的好傳統。“商量辦事”曾經被毛澤東稱為“新民主主義的議事精神”,今天,“在中國社會主義制度下,有事好商量,眾人的事情由眾人商量,找到全社會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約數,是人民民主的真諦”。商量是個好東西,于事多有補,于民更有益。當然,現在人們思想活動的獨立性、選擇性、多樣性、差異性明顯增強,人民群眾需求的多層次、多方面、多樣化的特征更加明顯,今天要商量辦事復雜起來了。這就要更耐煩、更細致、更頻繁、更深入地商量。涉及全國各族人民利益的事情,要在全體人民和全社會中廣泛商量;涉及一個地方人民群眾利益的事情,要在這個地方的人民群眾中廣泛商量;涉及一部分群眾利益、特定群眾利益的事情,要在這部分群眾中廣泛商量;涉及基層群眾利益的事情,要在基層群眾中廣泛商量。
      中國共產黨來自人民、服務人民,黨的人民性決定了黨必須緊緊依靠人民治國理政、管理社會。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始終代表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是我們能夠實行和發展協商民主的重要前提和基礎。”執政長了,最大的危險就是脫離群眾。“為官”久了,最易忽略的就是群眾的呼聲。對于群眾正常、合理、善意的批評和監督,不論多么尖銳,我們都要歡迎,不僅“忠言不能逆耳”,更要“敏于行”。作為執政者,我們政治智慧的增長、治國理政本領的增強,無不源于人民群眾的實踐。堅持把實現好、維護好、發展好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作為我們一切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重大工作和重大決策識民情、接地氣,以人民群眾利益為重、以人民群眾期盼為念,知民情、解民憂、紓民怨、暖民心,這些都離不開多商量、會商量。
      從推進協商民主廣泛多層制度化發展看協商民主何以有效
      協商民主要切實管用、作用實在,就要上下互動、左右相聯,形成多樣化、立體化、程序合理、環節完整的體系。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社會主義協商民主,應該是實實在在的、而不是做樣子的,應該是全方位的、而不是局限在某個方面的,應該是全國上上下下都要做的、而不是局限在某一級的。”
      如何使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實實在在推進,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了三點:一是堅持協商于決策之前和決策實施之中的重要原則。“協商就要真協商,真協商就要協商于決策之前和決策之中,根據各方面的意見和建議來決定和調整我們的決策和工作。”凡事預則立,決策之前進行協商,有利于集中民智,實現決策的科學化、合理化,使決策的效益覆蓋全體社會成員。決策實施之中進行協商,有利于集中民力,保證決策的完整性、可操作性,使決策更具有執行效力。二是堅持使協商成果真正有用的制度保障。“從制度上保障協商成果落地,使我們的決策和工作更好順乎民意、合乎實際。”三是堅持在全社會開展廣泛協商的發展方向。“要通過各種途徑、各種渠道、各種方式就改革發展穩定重大問題特別是事關人民群眾切身利益的問題進行廣泛協商,既尊重多數人的意愿,又照顧少數人的合理要求,廣納群言、廣集民智,增進共識、增強合力。”
      如何使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全方位展開,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了三點:一是拓寬協商渠道,將十八屆三中全會概括的五種渠道細化為中國共產黨、人民代表大會、人民政府、人民政協、民主黨派、人民團體、基層組織、企事業單位、社會組織、各類智庫等十種協商渠道。二是豐富協商類型,深入開展政治協商、立法協商、行政協商、民主協商、社會協商、基層協商等多種協商。三是建立健全協商方式,包括提案、會議、座談、論證、聽證、公示、評估、咨詢、網絡等多種方式,不斷提高協商民主的科學性和實效性。
      如何使協商民主真正落實,切實“落地”,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了基層民主協商的工作重點,指出:“涉及人民群眾利益的大量決策和工作,主要發生在基層。要按照協商于民、協商為民的要求,大力發展基層協商民主,重點在基層群眾中開展協商。”涉及群眾切身利益的實際問題大多是在基層發生的,群眾利益無小事,協商民主如果不從基層搞起來,就難顯現出它的作用,獲得廣泛的民意基礎,保持持久的生命力。協商民主是人民群眾的民主權利。憲法規定的公民言論自由的基本權利,黨的十八大報告提出保障人民“表達權”,都應落實到人民群眾在協商活動中的發言權。
      如何開展基層民主協商?習總書記強調三點:一是凡是涉及群眾切身利益的決策都要充分聽取群眾意見,通過各種方式、在各個層級、各個方面同群眾進行協商。二是要完善基層組織聯系群眾制度,加強議事協商,做好上情下達、下情上傳工作,保證人民依法管理好自己的事務。三是要推進權力運行公開化、規范化,完善黨務公開、政務公開、司法公開和各領域辦事公開制度,讓人民監督權力,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
      推進協商民主廣泛多層制度化發展,要堅持發揮人民政協在發展協商民主中的重要作用。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人民政協以憲法、政協章程和相關政策為依據,以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為保障,集協商、監督、參與、合作于一體,是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重要渠道。”人民政協是我國專門協商機構,在推進協商民主廣泛多層制度化、構建我國協商民主體系中發揮著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人民政協具有巨大覆蓋面的組織架構,可以為構建我國協商民主體系提供基礎性的組織作用;人民政協豐富的協商民主經驗,可以為在黨的領導下在全社會開展廣泛協商提供有力的實踐支持;人民政協比較成熟的協商議事規則和比較完備的制度體系,可以為構建程序合理、環節完整的協商民主體系提供堅實的制度基礎;人民政協的政治協商,可以對其他協商渠道起到配合支持作用;人民政協長期形成的平等、寬容、友善的民主氛圍,可以對發展社會主義協商起精神引領作用。按照習近平總書記對人民政協提出的新要求,人民政協把協商民主貫穿履行職能全過程,推進政治協商、民主監督、參政議政制度建設,建立健全協商議題提出、活動組織、成果采納落實和反饋機制,更加靈活、更為經常開展專題協商、對口協商、界別協商、提案辦理協商,探索網絡議政、遠程協商等新形式,提高協商實效,努力營造既暢所欲言、各抒己見,又理性有度、合法依章的良好協商氛圍,人民政協必將在譜寫社會主義協商民主新篇章的偉大事業中有所作為、大有作為。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踐和理論的新篇章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推動中國快速發展,已是“高峽出平湖,當驚世界殊”。但西方有人還是在不斷責難,好像西方制度總是比我們多了點“民主”。
      此論謬也。民主是個好東西。中國的社會主義,物質財富不能少,民主也一點不能少。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特就特在,唯有這個主義、這個制度、這條道路,既能在一個最大的發展中國家更有效地發展經濟,也能更有效地實現民主。1980年鄧小平同志在《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中指出:“我們進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是要在經濟上趕上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在政治上創造比資本主義國家的民主更高更切實的民主。”“高”在哪里,“實”在何處?習近平總書記說,“‘名非天造,必從其實。’實現民主的形式是豐富多樣的,不能拘泥于刻板的模式,更不能說只有一種放之四海而皆準的評判標準。人民是否享有民主權利,要看人民是否在選舉時有投票的權利,也要看人民在日常政治生活中是否有持續參與的權利;要看人民有沒有進行民主選舉的權利,也要看人民有沒有進行民主決策、民主管理、民主監督的權利。”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民主建設,有完整的制度程序,也有完整的參與實踐,使人民當家做主“具體地、現實地體現到中國共產黨執政和國家治理上來,具體地、現實地體現到中國共產黨和國家機關各個方面、各個層級的工作上來,具體地、現實地體現到人民對自身利益的實現和發展上來”。
      因此,我們的民主不是比西方“少一點”,而是比西方更高明、更切實,更“多一點”。“中國社會主義協商民主豐富了民主的形式、拓展了民主的渠道、加深了民主的內涵。”這集中體現在,“人民通過選舉、投票行使權利和人民內部各方面在重大決策之前進行充分協商,盡可能就共同性問題取得一致意見,是中國社會主義民主的兩種重要形式。在中國,這兩種民主形式不是相互替代、相互否定的,而是相互補充、相得益彰的,共同構成了中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制度特點和優勢”。
      優勢所在:一是達成共識的優勢,可以廣泛達成決策和工作的最大共識,有效克服黨派和利益集團為自己的利益相互競爭甚至相互傾軋的弊端;二是暢通渠道的優勢,可以廣泛暢通各種利益要求和訴求進入決策程序的渠道,有效克服不同政治力量為了維護和爭取自己的利益固執己見、排斥異己的弊端;三是糾錯機制的優勢,可以廣泛形成發現和改正失誤和錯誤的機制,有效克服決策中情況不明、自以為是的弊端;四是群眾廣泛參與的優勢,可以廣泛形成人民群眾參與各層次管理和治理的機制,有效克服人民群眾在國家政治生活和社會治理中無法表達、難以參與的弊端;五是凝心聚力的優勢,可以廣泛凝聚全社會推進改革發展的智慧和力量,有效克服各項政策和工作共識不高、無以落實的弊端。
      協商民主之所以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民主政治中獨特的、獨有的、獨到的民主形式,在于它獨具“天時、地利、人和”,有深厚的文化、理論、實踐、制度基礎。它來源于中華民族長期形成的天下為公、兼容并蓄、求同存異等優秀政治文化,來源于在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際相結合、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進行革命、建設、改革的長期實踐積累的豐富經驗,來源于新中國成立后在政治制度上實現的偉大創造和改革開放以來在政治體制上的不斷創新。因此中國社會主義的協商民主,可以“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
      學習習近平總書記有關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系統闡述,我們看到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踐和理論的新篇章。



    暖暖完整版免费视频中文_亲子入浴交尾中文字幕_中文字幕第一区高清av